“轰!”一声剧烈的声响,让还在和温可姝说话的秦絮兮一愣,神念立即就扫了出去,随即脸色一变。

“絮兮姐?”温可姝虽然跨入了神君境,不过大荒神道城的护阵和她没有半点关系,她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秦絮兮冷笑道,“我还在这里,就敢来轰大荒神道城的护阵,自作孽……找死……”

一句话没有说完,秦絮兮就冲了出去。

温可姝赶紧跟着冲了出去,等温可姝冲到大荒神道城之外的时候,秦絮兮已经取出了一枚丹药送入了君巫的口中。

君巫脸如金纸,气息萎靡,很显然是身受重伤。

温可姝自然知道君巫可是大荒神道城的四名神王之一,谁能伤害君巫?

等温可姝抬头看见站在她对面的人时候,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苍白起来,语气充满了恐惧,“是你……”

看见眼前这个人,她甚至连身体都有些颤抖。

“果然长的漂亮一些就是好啊,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?我当初就和念烟说过,你这种水性女人就不可靠。呵呵,还真的是这样。将蓝小布叫出来吧,我会教会他,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。还有,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蓝小布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,让你移情别恋。”说话的是一名女子,女子长的很漂亮,但那一双眼睛却给人一种寒意。

此刻再次有两人冲了过来,分别是念和宰晋尘。戚开伤一直在为大荒神道城开疆扩土,所以并不在这里。就是君巫,也是刚刚回来,只是一回来就被人重伤。

“宰晋尘,贱骨头我见了也不少。和你这样,自己的晏帝不做,还将不衍神庭给别人,呵呵,我决垲森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这次说话的是一名英俊无比的男子,他的语气带着不屑和轻佻。

在他身边除了那名眼神冰寒的俏丽女子之外,还有一个宰晋尘的熟人,闵西萧。

宰晋尘缓缓说道,“决垲森,没想到你也活下来了。不过我给你一个建议,从今以后,不要再想着自己是温帝了,至于你的那鸿永神庭,也不要去想了吧。因为从今往后,整个神界将只有一个道庭,不再有神庭存在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宰晋尘的目光落在闵西萧身上,“你还真有毅力,居然还找到一个同伴过来,何必呢。”

宰晋尘比谁都清楚,哪怕闵西萧将所有的人都找来,那也是毫无用处。因为他们身边有一个圣人,秦絮兮。

这年轻英俊的男子正是鸿永神庭的道君,温帝决垲森。

“哈哈,等飞娆的事情解决了,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……”决垲森哈哈大笑,同时狂暴的气势就碾压了过来。

宰晋尘脸色一变,“神王圆满,你……”

当初决垲森的修为比他还要低一些,怎么这才一百多年就已经是神王圆满了?再天才,再浓郁的神灵气,也不可能修炼的这么快吧。

宰晋尘的目光落在闵西萧的身上,尽管闵西萧若无其事,可他依然看见了闵西萧内心深处的不甘。很显然,闵西萧一样是眼红温帝决垲森的修为提升如此之快。

秦絮兮拍了拍还在颤抖着的温可姝,柔和说道,“可姝,你认识这个嚣张的女人?”

温可姝感受到了秦絮兮的安慰和强大的力量,总算是缓和下来,她点点头,“是的,她叫戴飞娆,当初就是她,她……”

秦絮兮已明白了温可姝的话,她冷冷的盯着戴飞娆,“好阴毒的一个女人,莫非你以为修炼到了合神后期,就能在我面前嚣张了?”

听到秦絮兮这话,无论是闵西萧和决垲森还是戴飞娆都是一愣,下意识的看向了秦絮兮,秦絮兮是谁?能看出她的修为?

秦絮兮的大道早已恢复,修为也复原到七七八八了。作为一个圣人,反而恢复了最寻常普通的样子。站在那里不说话,甚至都无法让人注意到。

之前秦絮兮没有说话,决垲森和闵西萧还没有觉察,现在听到秦絮兮说话,决垲森和闵西萧同时感觉到了不对,随即两人都认出来了眼前这个人不就是磨兮圣人吗?

在认出磨兮圣人的那一刻,无论是闵西萧还是决垲森,都是脸色刷的一下白了。

戴飞娆因为没有去过碑林的隐宫湖,一时间没有想到磨兮圣人,自然也是没有认出秦絮兮来,她冷笑一声道,“念,你可真争气啊,你师父居然教了你这样一个不屑弟子。”

秦絮兮淡淡说道,“这么说你和念的师父关系很好的样子了?既然如此,为何要和眼前这个叫决垲森的小白脸搅合在一起啊,还双修来着,呵呵。”

听到这话,戴飞娆脸色瞬间就变了,随即尖声叫道,“你找死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